|韩语|外语

详情
  • 名称: 韩语
  • 发布时间 : 2014-10-23 09:40:11

韩语(한국어,Korean)韩国的官方语言,而在朝鲜称为朝鲜语,二者是同一语言。朝鲜王朝直至世宗时期之前没有自己的文字,而将中国的汉字作为自己民族的文字,世宗大王认为有自己的民族文字,会对以后朝鲜王朝的发展,甚至对其后代都会有极大的影响,而自己创造一种简单易学的文字。

1语系划分


对于韩语的系属划分直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定论。有很多学者主张属于阿尔泰语系。因为韩语的语音有着元音调和现象和语法上的粘着。但是要证明语言的亲属关系,还需要和阿尔泰语系语言之间的词汇和语法比较资料,但韩语和阿尔泰语很难进行严密的比较,因为

1)各语群的古代资料缺乏

2)属于各语群的语言之间的差异小

3)众多亲属语言消失。特别是扶余系统语言的完全消失,让韩语和阿尔泰语系的比较更加困难

韩语是韩国的官方语言,在朝鲜称为朝鲜语。现在使用人数约7000万名,主要分布在朝鲜半岛。韩语的词汇分为固有词,汉字词和外来语借词。

2韩语标记


韩语的标记方法分为汉字和韩文,汉字是表意文字,而韩文是音素文字,混用2种不同体系的文字。使用汉字的原因是长期和中国的语言接触缘故。在初期主要是单词的借用,后来中国的影响扩大,引入了整个汉字体系。一般认为是在公元4-6世纪左右韩语中开始大量使用汉字。由于长期和中国文化的接触,现代韩语中有60%左右的词汇来自汉语。从古代起,汉字就在韩国的文字生活中起到了支配地位,一直持续到19世纪末。


由于汉字是标记中文而创造的文字体系,要标记和中文完全不同的韩文则非常不恰当。因此从韩国的三国时代开始就不断有人尝试用汉字来标记韩语。最后发现用2种方法来标记。一种方法是抛弃汉字的表意功能,使用汉字的表音功能。比如借用"古"字,不管字的本身意义,来标记韩语发音"고"。第二种方法是抛弃汉字的表音功能,只使用汉字的表意功能,利用汉字的表意特点来书写韩文单词。如在新罗时代,使用"水"字来表示韩语单词"물"。同样用该方法可标记人名和地名。用汉字标记韩文的研究工作努力没有停下来,最重要的一种方法就是誓记体表记法和吏读,乡札。誓记体表记法是把汉字的排列结合到新罗语的语顺,即把汉字的新罗化。吏读则是对誓记体表记法进行语法补充,让文脉更加清楚。推测吏读大约在公元7世纪左右形成完整的体系,从高丽,朝鲜一直使用到19世纪末。但是吏读主要是吏胥专用的特殊书面语,还用于汉文书籍的翻译。

《训民正音》由世宗大王创建于1443年(世宗25年)12月,在韩国广泛发布是1446年(世宗28年),在标记韩语方面有着独创性和科学性。字母和音素上有着很强的关联性。如字母“ㄴ”表示舌头接触口腔上壁。字母“ㄷ"和字母”ㄴ“都是舌音,但发音更强,所以在”ㄴ“上面加画构成字母“ㄷ"。其他字母‘ㄱ ·ㅋ’, ‘ㅁ ·ㅂ ·ㅍ’, ‘ㅅ ·ㅈ’, ‘ㅇ ·ㆆ ·ㅎ’但是在韩国的统治阶层两班中仍然偏好使用汉字。训民正音的字母系统一直到20世纪才开始大量使用。

3韩语概况


朝鲜语(也有称韩国语),在普通话中,其正式学名为“朝鲜语”,但在民间中,不正式场合下也可称韩语或韩国语。朝鲜语(韩国称韩语),是韩国的官方语言,而在朝鲜继续称为朝鲜语,二者本质相同。现在使用人数约7000万名,主要分布在朝鲜半岛。中国的东北三省,美国,日本,前苏联的中亚各国及远东地区也有分布.韩语(朝鲜语)的词汇分为固有词,汉字词和外来语借词。

广义上,“朝鲜语”与“韩语”并无区别,是同一种语言;狭义上,“朝鲜语”指朝鲜官方语言,“韩国语”指韩国的官方语言。


现代韩语是以首尔(即汉城)官方话为标准的“标准韩国语”,朝鲜使用的朝鲜语则为“标准朝鲜语”。

朝鲜语和韩国语是同一种语言,但由于长达半个多世纪南北交流的中断,特别是普通百姓之间的交流极少,加上两国发展情况不同,现代韩国语中某些新词,特别是西式外来词在现代朝鲜语中是没有的或写法不同,除了新词,韩国语和朝鲜语仅仅是语音上的微弱区别,不存在互相听不懂的现象。韩语、朝鲜语都使用音位文字朝鲜文书写。

中国官方定义其正式名称为“朝鲜语”而非“韩国语”或“韩语”,如中国最著名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其课程专业名称即为“朝鲜语”。但实际所学的语法、习惯词汇等,则多以首尔标准语〔标准韩国语〕为准。

也有其他方式查询表示,无论在内地、港台、还是海外,“韩语”称呼的实际使用频率要超过“朝鲜语”称呼。

亦有人指出:相对于北朝鲜的地理位置而言,南韩的首都刚好位于首尔(汉城)--自1392年以来的李氏朝鲜时代首都,所以南韩的“标准韩国语”更接近于朝鲜半岛分裂前的官方标准语言。

4韩语标记


韩语(朝鲜语)的标记方法分为汉字和韩文,汉字是表意文字,而韩文(朝鲜文)是音素文字。古代韩民族长期没有本民族的书写文字,所以历史上借用汉字记录韩语,用音读的方法使用汉字表述韩语(朝鲜语)。但因为韩语(朝鲜语)同汉语语系上的天然差异,加上汉字量的庞大,普通朝鲜人更没有学习汉文化的机会,直到朝鲜王朝世宗大王创制民族文字韩文。韩文的发明并没有排斥汉字,而且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韩文也不可能取代汉字的地位。

在创制韩文的过程中,朝鲜学者先后13次前往辽东。向谪居在那里的明代翰林学士黄瓒请教音韵和发音的表记。尽管如此,韩文一开始就受到来自各方的阻力,当时的崔万里等学者提出:“放弃汉字使用谚文,违背了恭敬中国的思想,等于承认自己不开化。”有关韩文的公告《训民正音》在韩文发明后的第三年才得以正式颁布。

在古代韩国古籍文献基本都是使用汉字记录的,韩文创制以来长期遭到抵制,直到19世纪初才被民族主义者倡议下才真正属于民族文字。当时也使用韩汉混用的文字,在韩国叫国汉文。后来汉字逐渐退出韩国主流文字,目前韩国的主要书写文字就是韩文,汉字仅仅是辅助文字。

韩语中汉字词并非全部是中原汉字词,韩语中的汉字词包括三部分。第一就是中原汉字词,在汉字引入半岛以后,主要是单词的借用,后来中国的影响扩大,引入了大量古汉字词。一般认为时间在公元4-6世纪左右。虽然近代以来韩文逐渐取代了汉字,但是朝鲜语中的汉字词却无法被取代。朝鲜语中的汉字词大部分来自古汉语,像车站称为“驿”,书称为“册”,酒杯称为“盏”。而且由于韩文发音比较少,几个汉字只有一个韩文相对应。只用韩文经常不能将一些同音词汇的意义区分出来,完全使用韩文容易产生混淆。有些词汇不标明汉字就不知道确切的称呼。所以在韩文创制之后的几百年里,朝鲜半岛的语言书写形式还是以汉字为主。后来汉字、韩文混合使用,汉字词使使用汉字。第二是日源汉字词,近代东亚日本开化最早。日本人组合新造了不少新汉字词,这些新生的汉字词同时传到中国和朝鲜半岛。另外韩国人在长期使用汉字过程中也自己音注或组合了一些汉字词,这些汉字词在中国日本都没有使用。由于汉字文化的长期影响,现代韩语中仍然有近50%的汉字词语。汉字虽然退出韩语主要书写舞台,但汉字仍然是韩国的辅助文字,作为古代东亚通用文字的汉字仍然将影响韩语。另外现代韩语也出现西式外来语增多的趋势,这也符合韩语标音语言的特点。

5韩文起源

《训民正音》(即朝鲜文)创建于1443年(世宗25年)12月,在全国广泛发布是1446年(世宗28年),在标记韩语方面有着独创性和科学性。字母和音素上有着很强的关联性。如字母“ㄴ”表示舌头接触口腔上壁。字母“ㄷ"和字母”ㄴ“都是舌音,但发音更强,所以在”ㄴ“上面加画构成字母“ㄷ"。其他字母‘ㄱ .ㅋ’, ‘ㅁ .ㅂ .ㅍ’, ‘ㅅ .ㅈ’, ‘ㅇ .ㆆ .ㅎ’ 也是根据这样的语音原理创制。虽然韩国创建了自己的文字系统,但是在朝鲜的统治阶层两班中仍然偏好使用汉字。训民正音的表音字母系统一直到20世纪才开始大量使用。

6韩语文字


当时的朝鲜王朝还没有自己的文字,而中国以汉字作为自己民族的文字,日本已经出现了平假名和片假名,越南以喃字作为自己民族的文字。

世宗国王认为一个堂堂的国家,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会对以后朝鲜王朝的发展,甚至对其后代都会极大的影响,所以他决定一定要为自己的国家创造一种简单易学的语言。

“国之语音 异乎中国 与文字不相流通 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终不得伸其情者多矣 予为此悯然 新制二十八字 欲使人人易习 便于日用矣”

训民正音中的母音则是按照天地人的原理来创造的

天ㆍ 天圆

地ㅡ 地平

人ㅣ 人直

韩语不同,在教学中我们可以看出,从语法角度,[1] 国语阶称的区分相当明晰,在词汇使用方面,也分为尊敬语和一般用语,所以,我认为对于将韩国语作为一门外语来学习的学生来讲,只要能够掌握好语言,就可以同韩国人很顺畅地交流。诚然,语言的正确使用很重要,但在交际中如何使用语言从而产生最佳表达效果则更为重要。比如:将“不这样做不行。”改为“这样做试试吧。”或者“这样做不更好吗?”。这样表达,话者体察到了听者的感受,会产生更好的效果,是具备良好礼仪的表现。所以,对于语言内部构造的讲授固然重要,同时对于如何使用语言从而达到最佳表达效果的教授及语文外的丰富内容也不可忽视。

如果从表面看,韩国语专业的学生较其它专业学生谦恭有礼。但是,部分韩国语专业学生所理解的韩国礼节往往仅局限于见到长辈时以敬语有礼貌地进行问候,这以外的许多部分,学生们未能理解或回避了,从而使教育的效果不太明显。也就是说,他们没能认识到这一点:韩国人每天洗头发、洗澡、换衣服、化妆是一种对他人的诚意、礼节是一种表现自我价值的方式,而是将其认为是不必要的奢侈行为,从而回避了这一点。另外,也应注意表情管理,放低说话声音,往常站在对方的立场想问题,而学生们并没有在这些方面进行有意识的努力。所以毕业生在应聘面试时,虽然对注意事项加以了注意,但因为这些东西不是固于其身的,还是造成了很多失误,这些事情虽然极其简单细小,但究其根源,是学生们不仅没有了解韩国式的生活习惯,而且对其价值观念也没有很好地理解。